【hicfrost】Por una Cabez/一步之遥

※和朋友瞎聊产出的深夜十五分脑洞+新文风瞎搞

※现代paro 史密斯夫妇au

非常难吃 超绝OOC

※铺天盖地描写流 cp是冷到北极冻土层的杯霜(不逆真滴不逆蟹蟹






当Jack在奢丽耀目的大厅回身侧目寻找那颗袖扣的主人时,左手起离他最近的水晶灯拉出一支不容置喙的视野,自天花板到那双雕花的牛津黑皮鞋跟处。

瘦削而年轻的棕发男人和善得体的立在那里,手里捏着一只高脚杯。醇盈的血色液体晃曳在透明度极高的天鹅颈上,莹润的光一泓一泓的泛漫。而他显然还不太适应这样的场合———臂肘凝僵在一个刻板严肃的弧度,有些过长的红褐色头发鬓角轻软的随意服帖在耳后。他微微的笑着,低头抿了口酒,碧绿的眼睛敛上一弧讳莫如深的灰度。男人又轻轻侧头,米色暗纹的西服领裹着略微泛红的脖颈,抻出一道漂亮而熟稔的曲线。


他在衣香鬓影中被凸衬的极为寡淡沉默,如同千千万万而朴实无华的受邀者中的一个。




这很荒唐的———总该不会是对家恰好选用了跟自己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男朋友同一款式的西装袖扣,两人又恰巧都丢掉了一颗———一颗粘着血液凝固在他手心中;另一颗或许在大堂地板———那如冰可鉴的程度的确让定制金属难以驻足;但是在晚会长桌也不一定———追求尖锐繁复的花纹以达到奢贵华美的食物托盘诚然和系扣的丝线不和已久;或许下水道也有嫌疑......在年少不更事的年纪过后Jack很少再回味十分难以冷静的气盛滋味了,但他无法用这样的混沌解释去迎解自己现在的愤怒———于是他握紧手中的罪证,贯穿过珠光攒动,质问自己面前生动的爱人。




Hiccup看见自己的男朋友面色不善的冲过来,如同一枝伶俜怒放的冰霜。此时小提琴恰到好处的张缓开弦音,给厅堂倾灌入充盈的直布罗陀海水。他放下酒杯,攫拥住愤怒的爱人,钻进舞池的角落。探戈舞步滑开起势,Hiccup握住Jack有些冰凉的手,指尖顺势随着滑入手心。


"不打算回答一下吗?我是说,关于这个。"

"我很抱歉Jack,但是我想你应该听一听我的答案。"


冰雪相碰般的质问,与手心摊开的血迹袖扣。而年轻的Berkland领袖透挚的绿眼睛里有熹微暖光坠入,灯线背搁,华贵的琴声柔情四溢的萦缠在两人举手投足间,像是汩汩绕动的蜜烟。暧昧昏暗的处境,绝非是一个适宜的谈判场地。而冰霜般的美人自然而然的把另一只手搭在Viking情人的肩头,一步一步合着舞曲摇晃,直到调子锋厚醇利的折挟入低音琴,Jack才方如梦初醒,扯开两人约有“一个马头”的距离。


Por una Cabeza的高潮迭起,杀气腾腾的雪精灵腰肢与双腿凌厉旋开瑰丽而奢烈的探戈,脚尖携杂数瓣厉薄霜花。Hiccup躲开舞伴标准舞步中的私人怨怼,试图用浓郁歉意安抚对方败北之后,决定先发制人的剑走偏锋———




-没有然后了的Tbc.




就 突然不知道咋继续了 豹哭巴巴 等掌握好了会继续的(ಥ_ಥ)

评论(4)
热度(21)
© 蟹黃灌湯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