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大】虾仁生煎

标题:虾仁生煎

配对:龚常胜/东方纤云

原作: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分级:NC-13

备注:

※现代paro

※字数超少的小甜饼

非常难吃 超绝OOC






很久没见到蜀三路了。




懒懒的蜷缩在被窝里的东方纤云翻了个身,低低的叹了口气。


他们大概有几周没有见面了。虽说住的也是比较近,但是因为两人都是太忙,东方纤云脸皮又薄,实在是怂的很。


他认真的想了想,上次承那人照顾,如今又是这种关系,这么久不见面,是不是委实说不过去呢?


左右都是毫无睡意,东方纤云在烙了第五个煎饼之后,终于决定爬起来,将某个蠢蠢欲动而光明正大的理由付诸于实践。




虾仁生煎,做法难度于他尚可,口感清鲜淡咸,应是那人喜欢的味道。


作为充饥却营养足够的早餐再合适不过了。


他扶着半开的立式冰箱门,蹲下身翻查食材。


不错,新鲜且齐全,天意助我。




决定好一切之后,东方纤云懒散的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角。蓦然的困倦总是来势汹汹措不及防,他随便在手机上划了两下订好闹钟,就跌入柔软的床被中沉沉睡去。


次日尚是清早,他从被窝里爬起来,快速洗漱一下,就去厨房鼓捣他的谢礼了。把品相不错的生煎放进白磨砂的餐盒,估摸了一下龚常胜的作息时间,东方纤云拢好薄织围巾,提溜着自己的杰作轻车熟路的往那人住处摸去。




临要到了门口,却见一群年轻人围绕在公寓的楼下随意聊天,笑语渗探进春日青穹。东方纤云眼熟过其中几个,是龚常胜的同事。


即使有那么多人,他也能一眼看到蜀三路。那人遥遥的便从众生攒动中挑伫出来,轻而易举的就可以攫摄走东方纤云的所有注意力。


无关别致与否。




但是下一个重点便让东方纤云无心身长玉立的爱人了。


他留意到其中很多人都捏着一个塑料外卖袋,上面的印字他再悉稔不过。那是一家小有名气的明星食店,专注生煎,口味也可对得起其客流量,而嗜吃如东方纤云,少不得要闻风而动。


这个时间点,这个袋子,那一定是刚刚才吃完而打包回来的。


只不过也是生煎。




东方纤云下意识的看了看手里的纸袋,里面新鲜出炉的生煎的蒸气透过食盒从相贴之处沿着牛皮纸的卷边缓慢的攀爬上他的指尖,那并不热,却烫的他恨不得将其飞快丢进垃圾筒。


……让你的男朋友一天早上吃两份同样的早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东方纤云!


是扪心自问后觉得十分羞愧了。于是东方纤云掉头就打算趁没见到那人之前飞快跑路。


可惜龚常胜仿若自带我云雷达一般,敏锐而迅速的捕捉到了他的身影,用视线柔炽的将东方纤云拔身欲走的脚步锁固住。拥围在龚常胜身边的众人留意到他目光所向,随之用能将东方纤云淹没至顶的八卦与好奇砌成一道繁密的障碍物。


也是脱身不开,更是拿他无法。


随即之间龚常胜朝他微微颔首示意,东方纤云却有些不解其意的愣怔。前者温然柔缓的笑着,说了一句不知道是什么话,众人静默片刻后哄笑不止,口哨戏谑调笑漫入孟树的荫沈深处,而熹光下逃脱不得的后者却浸在更加不明所以中。


那些人笑着离开,成鸟兽四散状。东方纤云踌躇三秒,最终还是向龚常胜走过去。


“呃…你跟他们说了什么?怎么那么快就都走光了。”


“我和他们说,如果他们要是再不走,我已经数月未见的男朋友就要被吓走了。”


东方纤云的耳垂一下子红的像熟透的辣汁虾子。他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作答,终了绞尽脑汁只丢给人家一句如同嗫嚅的“没有数月吧”作为谢礼。




两人就僵持这寂默无言的微妙气氛了一路。只是一人微笑的意味深长,另一人窘迫的叫苦不迭。


可是总要有一方先打破冰局。


“小云哥哥,你是要打算把那个袋子蹂躏多久?我看它已经很可怜了。”


正在支支吾吾试图拒绝进屋的东方纤云悚然一惊,勐的回头却看见那人倚在红木纸裹的细致的门框上,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手指间捏着皱巴巴的纸袋。想要随便寻个理由溜之大吉的念想就此破灭,生无可恋的黑发美人儿面目上隐隐覆了一层壮士断腕般的悲壮灰埃。


“没啥没啥,真的没啥。”


“是给我的吗?”


龚常胜眼里勐然如碎光坠海,澄谧的蓝像水边的不知火。粼萤漫开,沉浮骚动的蜃影悄然投游至他心底。那副惊喜又期待的神情太过希冀而漂亮,让东方纤云一瞬之间不忍拒绝,恍惚的随他进了门,然后糊里糊涂的把自己之前宁死都决计不打算给他的袋子递了过去。


软皱的牛皮纸裹着一个淡色的盒子,触手有尚且暖人的余温。掀开盖子,素白磨砂的食盒壁上粘连着生煎,虾仁清鲜的香味,淡咸且诱人。水蒸气裹着炒熟的黑芝麻粒,白面皮的褶处上是烤栗色的煎脆,隐约的谷稻香糅进细碎的葱花青白,像是煎绿茶的露水一样,有令人食指大动的引诱。


只是这对于是刚刚已经吃过的人,十有八九会并不认为再色香俱全了。


等东方纤云飞魂回窍时,还不及哀叹美色误人,就见食盒中的鲜虾生煎也被美人儿消灭了十有八九。他一面担心着龚常胜的肠胃,一面却出神的想问他是否喜欢。


“小云哥哥。”


“嗯?”


东方纤云略略出神,注意力全然不在此,只是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原来小云哥哥的厨艺这么好,我竟是才知道。虾仁生煎非常好吃。”


“所以搬过来,跟我住一起吧。”


“我想每天都能吃到小云哥哥给我做的早餐。”




啊,当然可以…那也不错。


东方纤云默默的想,心中蒸腾起一丝微妙的欢喜。


那欢喜是一星熹微,怯懦的燃成光点徐升,而接连有更多的细碎的辰子随之破天而出,难以抑制的,在寂沉墨墨的夜上浮摹出一指动人心魄的银河。


像五光十色的霞烟一样斓彩陆离。


他不是感性的人,也想不到再美好的描述去形容这种难以言说的欢喜了。


东方纤云长达二十多载晦涩而孤僻的一切,被那人长久以来的珍之重之,在此刻千钧一发的攻塌成一卷萦在心尖而柔软无比的万点繁星。




千江汇海,聚沙成塔。₁


那是什么?


那是我无上欢喜的爱意呀。




“好。”


东方纤云说。




-Fin.




注释:
1.梗来自三糙一软的卖金广播剧






意识流太可怕了…最近生活在一种高强度雅思下没有剧情没有结构的苦境 觉得自己越来越菜了 豹轰哭泣

最后祝小可爱们中考快乐(◍ ´ᗜ` ◍)

评论(10)
热度(71)
© 蟹黃灌湯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