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der书 @ 置书怀袖中 的胡言乱语的提前生贺

转到lof上 依然望她憋嫌弃⚘(∀`ฅ*)

她贼好我老稀罕她了呜呜呜!!!




致我喜欢的书。

其实不好。

我本就烂俗与无力的言语在对你的强烈而难以表述的欢喜下冲兑成更加寡淡苍白,是比鸡肋还有过之不及。

但是我素来没别的好,就是皮厚肉多。因此就算是十分的辣眼睛,也ball ball my书接下我的这份深沉の爱意(◍•̅ L •̅◍)


致我喜欢的书。

昨夜闲翻微博,发觉我已遇见你大约有八个月又零十三天了。我对数字向来不敏感,错漏百出的计算器是得幸之于,阿书千万莫怪我没诚意。其实是不能算上很久的,但我总以为已经非常熟稔了。

正经要夸是你的文采,那可绝不能谬赞了事或一言蔽之的。玫瑰太太评价您“才华像外露的水银”,对此是臣附议般深以为然。我十分喜欢阿书的文章,流泛在字里行间而兀不遮藏的灵采的灿芒接捋成一指悦人精致却毫无断层的星河,拈读来思想会有欲与之共偕滑入舞池的冲动。我不止一次暗自赞叹,最后千万种感受和溢美之词失措的汇成一句毫无营养可言的评论,于是这就是我真正意义上遇到阿书了。我记得清楚,因为太过激动没仔细看完就表白打call,还把剧情梗记错,非常体现出我的蠢相。阿书的文字是精美且别致的,只要掠入过目就很难会再忘记。阿书是个头脑利锐的人,这一点从使用词汇这方面亦很显而易见,那种锋芒精准的攫摄住我们的感官,勾绘出的场景或剧情跃然于脑海上,画面感与构造性都由此可见一斑。

阿书本人十分可爱,这点是一定要讲的。虽然因为这个特质也是有非常多的情敌。你总是待人款以衷肠热心,赤诚的温暖与得体且带有书の风格的表达谁会不动心呀?


致我喜欢的书。

我想六月二十九的那天,应该是无风也无雨。天晴朗,人自在。可惜我那天或许要因为种种缘由,总之很抱憾要将这份毫无营养的低俗祝福要仓促提前递交与你之手。

我想我对你有诸多期望和希许。但我言辞无措又失礼,向来没个准头,无法一言一语囊约所有,因此可能会有些烦人,阿书别介意呀。

我望你,望你不会错过每一次想看的日出花期与潮起潮落;望你所照料的植被生机勃勃,喂养的小动物活泼健康;望你会正好在你最喜欢的花第一次开的时候经过它;望你玩任何游戏都能遇到很棒的队友,不论输赢开心就好;望你即使是下雨天忘记带伞,也有敢于肆意奔跑的孤勇。

我望你,望你永不会被他人恶意揣测;望你即使被被命运所薄待,千夫所指,也千千不要妄自菲薄,要对自己所拥有一切美好特质有一个晰明认知。

我望你,望你享受创作的妙不可言,顿下的每一笔都是出于自己内心的遵嘱;望你不被任何不必要的事物与意见束缚住灵思;望你即使有一天对某个圈子终怀上失望难过,也可利落离去,不捎挂虑。

我望你,望你气闷哭泣的时候身旁有满盒柔软的纸巾和一个柔软的人;望你畅怀大笑的时候身侧有灿朗漫穹的晴日和一个灿朗的人;望你即使孑然一身也能怡然自得,捕捉容揣孤独的自由。


我望你,望你在我目光无法所及之处的每一个罅隙都能幸福安乐;望你过自己最所想要的生活,做自己最所艳羡的人。
我望你,望你永远喜悦安康;望你永是那个才华横溢但忠于自我的少女。


我望你,望你在历锻千帆过尽后,仍有那颗诚炽而暖善的心。

然,这也是我对你最无须挂念担虑的期许了。

正所谓我一直深切喜爱的,因为my书一直都是温柔且强大的人啊。

致我喜欢的书呀。

“这个世界疯狂,混乱,没有人性。您却一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愿上帝保佑您。”



一直喜爱着您的一个朋友。

涂山弱(◍ ´ᗜ` ◍)

评论(1)
热度(8)
© 蟹黃灌湯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