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片段-3






远山,岚江,船家。

除却鹧鹄一声啼鸣,划破望春江面裹的松散而织的细密的碧幕霞绡,便只有艄公撑着船蒿摇摇的将波声杵荡入耳目。湍冷的江水长稳而流滑的在蒿杆下游过,裕下一尾杀气腾腾的鱼。那艄公闭着眼,叼着一枝叶,透骨的水气糅蒸在孟春晨霭泛漫的雾露中,凉津的捶在他的面目上,而他却都未曾抖动丝毫。

倏然,那五官凡凡的艄公睁了目,破眸而出的锋厉让他的眼白都有了泛红的错觉。艄公就在暗藏杀机的江心驻停,把船蒿斜斜的支在蓬顶上,而那一叶扁舟失了支柱后稳而定重的凝在旋急的江心。


小重山,望春江,叶天枢。

还有一个佳公子。


彼时浊世翩翩少年郎还未沦落到又聋又埋汰的凄苦境地,抖这那把被阿错小姑娘心诽贼沉的铁骨扇笑的跟狐狸一个模样,不可谓是不春风好好。那双海湖似的目睛遥遥的望了个眼风,像是能把万里江山秀软红尘都卷吞入乌漆静沉的瞳孔中。不过现下的方鹤停倒还无全份那个能耐与阅识,飞润的眉头似弯似平的一捺,阖住的只有满目熟稔的十里小江山———江是望春江的那个江,山是小重山的那个山。


这句扯皮也忒熟稔。


小方少侠出门历练,逢人交个出身也要将自己的才华抖露三抖,听上去是委实骚包得非常显山不露水。

“这位小兄弟器宇不凡,敢问是何方侠士?”

“不才方鹤停,适从江山来。”

“方小兄弟好气魄!只是咱江湖人,再这样也忒不实诚了。”

“唔,不敢相瞒,小兄弟我真是从江山来的。江是望春江的那个江,山是小重山的那个山。”

那人悚然大惊,遂不语离去。

当夜器宇不凡的方小兄弟就在自己床幔前逮着一柄渗毒的小匕首。

回回如此,实属不足为奇。


江是望春江的那个江,山是小重山的那个山。

而此时方鹤停却是就这么伫在这个江山上,寡淡的抹了一眼叶天枢,未发一言便摸开铁骨扇。一刹间杀意润默的漫泛四溢,浸溶在雾气中,如同一片薄云斜挂在小重山腰。艄公却复闭上双目,手中船蒿微不可见的顿摇一下,裹簇在杆尾的涟周晃皱身子。

倏然方鹤停只觉脚下竹筏有细微异样。他压臂一旋,铁骨扇并阖成一脊傲骨,飞身走退足尖触离从翠色迸裂的罅口底部腾抟出的那只水龙。

再悉络不过的江波面目全非的向他绊射陌陌冷光。

方鹤停嘴角掀持哂靥,如春夜的雨中霆。


江是望春江的那个江,山是小重山的那个山。

这是他的江山。



不想写打架了……可是又忍不住手₍⚬ɷ⚬₎ᵌ

评论
热度(8)
© 蟹黃灌湯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