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大】Landown At Midnight/午夜降落

※无格式无剧情的速打段落合集

※现代paro

非常难吃 超绝OOC

※新文风试阅XD






龚常胜记得那一天。


阳光被绵软度不均匀的云层撞得发碎,跌跌撞撞地洒在有些发灰的绿色植被上,像是一片一片别致而闪耀的金箔,掺开薄荷蜜酒颜色的清凉。很奇怪的,只是阳光就让这片稀松平常甚至不那么鲜活的草地显得不仅仅是漂亮起来。


一切如同被抹开光尘,一切都在流动,而蜜酒质感的美景中走出一个人。


他甚至不是最完美状态。形制漂亮的眼睛眨着疲乏,嘴唇的干裂在上面撕开一丝丝苍粉颜色,却让龚常胜想起脱离溶液的花朵标本。


尽管这些细节在那个人出现之后便都隐成浓雾,但他无法否认的是事实上和东方纤云有关的记忆都在随之美化。


又或者说,和他的小云哥哥有关的一切本身都是美好的。



……




龚常胜一点也不在意他们目光相对的时刻是否恰巧而迅速,事实上当还处于对彼此图谋不轨的阶段时,他们都因为爱情而对偷窥无师自通。他喜欢感觉到脸颊有柔软目光缓缓挨过来,悄悄地,带着两分试探和警觉。爱人的视线是可以称作有实质触觉的,像含羞草上的短茸探寻着,眼睛眨一眨,于是茸绒晃一晃,挠得他心尖酸甜地发麻麻的痒。


那时候如果他状似不经意地换一个姿势,受惊的小动物会立刻收回他的柔软。而现在龚常胜会抬起眼睛,安稳接住这棵十分容易动摇的含羞草。他们讨论过这个话题,东方纤云说这让他想起午夜抵达的飞机,所以他很愿意用一个很浪漫的词语来形容这种感觉,那叫作降落。




弧度流畅而确信地,轻悄而安静地,缓慢而平稳地。




东方纤云这样解释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点点语无伦次,还有些害羞。


龚常胜看着他的小云哥哥耳尖滴红,便不自知的弯开唇角眉梢。


他的乏味平生迄今为止可以称之为美好的事物诚然屈指可数,但东方纤云的注视是可以被归属为美好一类的事或物。


因为那从空中直到终点的过程,是含着珍珠的蚌壳复而合上,是三角钢琴的琴键被指尖摁下,是海豚入水,是星子缪落,是“月光落在心爱的书上”,是午夜抵达的降落。


即便孤寂深夜,只要你给予我一个挥手,我便能安心降落,轮底触地,我的爱与思念就有处可安放妥帖,从而继续跳动和温热着。




对他们都而言,那如同一个奇迹。


一个必定且珍重的,温柔而强大的奇迹。



因为在东方纤云试图降落之前,龚常胜便已经开始张开双臂,去迎接,去拥抱。




我等待你降落。




-Tbc.






如果有小可爱想看这个垃圾模样的完整版我我我再填!!!

评论(5)
热度(57)
© 蟹黃灌湯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