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书】Butterfly In Stomach/腹中蝴蝶 (上)

标题:Butterfly In Stomach/腹中蝴蝶

配对:翡翠/蓝柱石

原作:宝石之国

分级:NC-13

备注:

※主要角色女性化

※现代paro 王牌特工au

我流超蠢音译为本名 宝石名称为代名

非常难吃 超绝ooc 【私设如山+烂俗的双向暗恋






【Butterfly In Stomach:"胃里飞进一只蝴蝶",指爱上一个人时的忐忑和怦然心跳的感觉。】






方糖准备两颗,牛乳放三分之一就足够了———尤库蕾斯总是偏爱伯爵茶中微苦的佛手柑香味。

已经成为烂熟于心的独特配方了。翡翠略微出神地想,真的很久了啊,快要记不清最初知道时候是什么想法了。

茶匙摇到杯壁,发出宝石相击般脆响。


那件米咖粗针花纹的无袖毛衣于尤库蕾斯来说有点大,这显得她更瘦了。肩处封口挂在修瘦的古着衬衫外,脖颈与手腕从荷叶边缘探出来,长年工作于室内养成的肌肤和衬衫分不清哪个更白。鬓角松垮地掖在右耳后,烟灰发丝像实质洋流,沉静地流淌在肩上。婕德为这副画一样的平和美感犹豫了一下,把手里握地炽热的瓷质杯把递给她。


"噢,非常感谢。"


"今天也辛苦了。"




就是这句话。如同乳味寡淡的少糖伯爵奶茶一样,带有浓重的蓝柱石色彩。为此婕德每每听到时,都像是被触动一下,轻微地,带来一些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情感。

而她每次都不会忘。




"今天也辛苦了。"


尤库蕾斯快步走上来,轻轻地在她耳边落下一句日常的关照话。婕德为前者身上叫不出名字的淡香夺去一半以上的注意力,连话都捕捉得模模糊糊。她一边嗯嗯啊啊着一边不知所措地伫在原地,却被趴在窗台旁不知看了多久的戴雅调侃那动作看来简直像一个缱绻的吻,翡翠的脸一下子烧的通红,颧骨上漫溃玫瑰夕阳,而蓝柱石却微笑着将话语里的亲密程度不动声色地推远。婕德本能地将视线探去好友身上,尤库蕾斯微笑的脸庞安静美丽如常,一缕晴空颜色逶迤在左边锁骨前,但耳廓被覆上的那层浅红薄膜使婕德无法抑制地高兴起来。其实她也不明白莫名失落与徒然雀跃的缘由,但是那一刻翡翠忽然并不想去探寻真相,她把冰凉指尖笼在颈窝处尤库蕾斯吐息抚过的那一小块肌肤上,像是希望这种软薄如呼吸的美好感觉能够多停留一会儿。


罹患爱情的人像是时刻浸泡在高烧中,她们为自己身体不分时候的异常温度与温暖色泽感到慌乱,她们认为这毫无道理,又无法免疫。世界里呼啸而来的另一种色彩,惹眼到全身神经末梢都忍不住去留意。于是认真的人任由未解之谜赓续于心,温敏的人也开始对答案持以瘄哑态度。


两个过于安稳的人转变成另一种关联方式在一起是一件艰难的事,理智给彼此留出安全距离,连触碰都因高度紧张而是虚握的。连爱语都可做无谓消遣,真心藏埋在打趣里,熟稔与亲近时间之久也是障眼法,说出来,除了自我清晰意识到心脏敲打肋骨的漏拍,嵌进去一节失落心动,于是表面律声依旧平稳,毫无转捩可寻。婕德无法参透自己碧玉色身躯里的究竟是什么,这太难了,比她之前策划过的所有方案和负责几十个法斯那样的学员一同加上还要难。她茫然了几天,为此付出被露琪尔索要退休和被法斯取笑变老的高额代价,直到她明白的那一刻,尤库蕾斯终于来询问不对劲。那一瞬间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害怕,多年前第一次认识时对这个年长而温柔的聪明前辈的崇仰使她觉得自己无所遁形,那点越界的小心思是玉絮无法透光,于是婕德只能以身体不适为理由搪塞过去。


这太糟糕了,婕德悲哀地在脑内捶打自己,这么不缜密的理由蓝柱石一眼就能堪破。

但没有。后者仅十分关切地嘱咐她记得去金红石那里检查一下,随后便以有新学员要训练为由匆匆走掉。可是年轻的翡翠不知道,她恍悟这种情感的存在其实比尤库蕾斯要早。




"尤库,我刚刚接到一个紧急任务,今晚就走,可能时间会长一点。"


"啊,这么着急吗。那是去哪里?我都没有收到通知呢。"


"这次要去海参崴。老师说你在基地还有一些其他重要任务,这次就不必辅助我了。"


"这样。北半球呢,的确很远。那翡翠特工,祝您好运,保重自己噢。"


牛乳与伯爵茶混合的温热饮品透过瓷杯,带给尤库蕾斯的手指一些稀薄温度。她甚至不用去品尝就知道杯中是她最爱的独特口味,但微弱失落仿佛一星火种,缓慢地,在每一个婕德不在的时间,循着每一个秒钟慢慢燎燃。




尤库蕾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善于计算的蓝柱石习惯持善意盱衡一切,聪明人的眼睛要时刻是通透的———至少这将是她在外勤特工之前发现危险的一个良好工具。降低风险,减少损失,永远做好准备,这是后勤技术特工十指繁密文字下的文职本质。尤库蕾斯曾经拥有过一些搭档,那些人或被调配去其他部门,或葬身不同之地。

起初会失落抑或愤怒,但逐渐地,她已经变了没那么敏感了。生死别离寻常地巡走在尤库蕾斯身边,她柔软却易碎的内核在坚硬外壳里平稳下来,甚至可以在同伴阵亡后迅速安排撤退或是迂回进攻,然后在每一次任务成功后有序地安排葬礼。


Sonder.

过客感。


在书籍上看到的漂亮词语,无法翻译的美妙,有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趣味在里面。


' 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故事生活,彼此相遇的只是一瞬间,过后各自往前。德语原意:无有 '


尤库蕾斯有一瞬间的失神。理智的人会下意识把人际情感放得较他人更淡薄,漫长生命中周围来去匆匆的人委实过于渺小,若逐个付之浓厚情感和大片记忆,反倒有种职业慈善家的讽刺意味在里面———逐个例行施舍自己的所有物,但没有任何实质用处。其中难得记得还算清晰的,是与她共事时间最短的外勤特工拉碧丝拉祖莱,过于的聪慧在这位青金石身上是个贬义词。尤库蕾斯对他和拉碧丝最后一面印象深切,美丽女人做出标志性动作,笑容和长发如群青色美酒一样流泻。


"说真的,就算我死在任务中也不会在你那里得到过多注意力吧。"


"出行前说这个应该不太好噢拉碧丝。"


"唉,其实你很好猜呢。对谁都一样温柔,对谁都一样冷静。"

"聪明又薄情的蓝柱石。"


八个小时后,她收到这位青金石死亡的讯息。任务甚至可以说是出色地完成了,拉碧丝却只留下她那颗盛满文学臆论的宇宙色美丽头脑得以完整。尤库蕾斯少有的仅感到一丝惋惜。但如逝去的聪慧女人所预言的一样,蓝柱石也仅仅是抱憾这样了。


所以真的所有人于她来讲都是过客吗?

不是的。这个例外明显而难以忽视,她一时间竟无法判断自己是否才察觉到。


"婕德。"


"啊,婕德怎么了?"


"你在走神吗尤库?刚刚告诉你了好几遍了,我是说婕德出外勤回来啦。"




落日背景下年轻后辈的背影像一束玉色花植,包裹在笔挺三件套里,浸在暖橙色溶液中,于是偌大光影供她一人伶仃就足够鲜活。

蓝柱石不自觉停下脚步,翡翠却有所感知般朝她的方向回身,然后是一个自然的微笑,肩胛处松弛下来。尤库蕾斯下意识也回以一个靥意。她看着自己的后辈、搭档、好友向她一步步走过来,全身肌肤被夕阳涂抹过,慢慢地仿佛要沸腾起来,指尖开始轻轻地抖。这种感觉并不是第一次,可是长久强作忽视下怯意以前所未有模样嬗递而来———稳重而果敢的蓝柱石,简直需要把镶了尖刀的鞋跟刺进地板,或者西装外套内侧口袋里的电击钢笔朝向自己才可止住想要旋身逃走的欲望。尤库蕾斯一边想自己不能将特工武器启动在这令人耻于启口的用武之地,胸口一边怦怦然振动,每一下都剧力万钧。当翡翠在离尤库蕾斯一臂远的距离站定时,她好像能控制住自己了。


我的左胸腔里是一直躲藏着一只椋鸟吗,蓝柱石想。沉睡飞鸟扬起翅羽的那种感觉太过强烈,而她愿意称那为心动。


"欢迎回来,婕德。"


尤库蕾斯向前一步,拥抱了面前的人。


"我很想你。"


这种话真是甜蜜,吐露出去唇角也如同残留着蜂浆酒,仅此一次也足够了。尤库蕾斯以这样的方式捆缚自己今后的言语,她决定保守住这个只属于自己的秘密。




-Tbc.






就是一个为了满足私心的摸鱼 写的超垃圾如果被雷到非常对不起…!

其实草稿起很久了 从一片速打随笔开始的 只是因为下半篇一直循环卡...遂分拨上来为lof除除草【无产lo主的良心发现

写的有些仓促...!之后或许彻底写完后会细化重搞一下! 但其实就算不仓促依然写得十分差劲的本人(

同背景paro下有篇特殊au的冬巡组 但是剧情之间没啥影响和关系 也就占个同paro的头衔鹅已【打广告嫌疑

评论(8)
热度(80)
© 蟹黃灌湯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