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涂】试图写一个卡卡






"理解得越多就越痛苦,知道得越多就越撕裂。"*


我不认为这个角色是安静柔软的,相反我更倾向于他是处于撕裂状态的,到现在依然没有脱离。在他身上被苦难过分打磨的灵敏是水银花植,锐利、晶莹、但也致命。他不善良、不温柔,性情是从命运与灰暗中、牙根咬碎下榨煅出来的、近乎惨烈的沉稳。是乌黑潮水,攻击性伏在一线凝固残阳下,偏又能无声容忍万物。

我从不将愤怒嫉恨这一系列滚烫棱角从他身上里剥离,这是一副温热鲜活的少年身躯,不该掠缚任何一块色彩以塑冰冷———他也不甘心过,这于情于理,他应不甘心成为石中锈剑。世道飘零,他是一片叶,青绿衣襟从不可折,细薄脉络里湍流的是沸红血液。因此我也认为他最难写,文者的笔是活刀,稍有不慎就易剖出错伤(尤其是他这样的),于是角色躺在字里行间,也成了文字防腐剂装点下的美貌尸体。(我尚不足,因此尽量减去语言描写,少下刀数,便得以少出错)

我也讲他痛苦,通透天资分娩于凋敝泥墙中,本就是一种不契合的摩擦。而在他的逐渐成长中,玉垢脱落,被摩擦割成无数风暴,糅汇成他的影子。他也曾试图冲破,但自身决然不能胜利于自身。于是他以那杆傲骨为支点,在飓风中生长出强大而沉稳的核心,于是走在刀尖上的每一步都能走得笔直而从不回头。他化逼仄棺木为辽落洲屿,他成为了自己的风眼。

这是最难得的,可是他做到了。


"但他有着同痛苦相对称的清澈,与绝望相均衡的坚韧。"*


这个人的眼白是恒明月光,瞳孔是坦桑裸石。

他最清澈,他最坚韧。

谁能不爱他。





*: 勒内夏尔

又开始瞎写了! 最近zine的备忘录开始发抽 拨上来存个档...悄咪咪占个tag 扰歉删

我永远爱他QAQ

评论(10)
热度(11)
© 蟹黃灌湯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