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凯】Mamihlapinatapai

※现代paro 首席调香师x平面模特au

※烂俗的破镜重圆前奏曲

非常难吃 超绝OOC

※纯粹意识流摸鱼...我瞎写写 你们瞎看看【






凯莉很淡地看他一眼,目光像一握雾水。


"格瑞,你这么闷骚,完全能胜任starman的活体替补。几百年都不用跟人讲话,遇到个外星生物还可以叫它搭你的红色特斯拉。"₁


此时她也是像那时那样抬起头,只是眼眶红得厉害,瞳仁如同干涸海床:看上去好像要哭了一样,但又没有。这次的瞳孔攫不住雾气了,湖蓝火种打翻在瞳底,酒精涣散,湿润地在燃烧。

她看着他打招呼,你来啦。

格瑞嗯了一声,又问她,你知道我是谁吗。

她笑,拈了叶薄荷含,很清醒的样子,说我知道啊,不就是那谁谁嘛———仪表盘上那个特斯拉模型里的宇航员。

格瑞想,原来她都记得。


"怎么变小了。"


"我已经醉了啊,醉了时候看人都是忽大忽小的。你要尊重每一种状态的乘客才敬业。"


"好。"


他对着她的时候总是很无奈,很妥让的,三年过去无半分长进。


"那你要搭我的车吗。"


"唔……那本小姐勉为其难咯。"


酒吧里密热漫溃,仿佛正值溽暑。她身上亚历山大与圣莎拉轮回的复合香素被温度挥发,馥郁秾美的芬气接踵充入鼻腔。格瑞一边抱着她在各般颜色的鞋跟里辟出蹊径,一边析度着她身上各般颜色的香味:法国白兰地与鸢尾、可可甜酒与奶檀、豆蔻粉与依兰、生薄荷与茉莉。

没有别的了。譬如说男士香水,或者她从不会点的烈酒。

这个人的蛮横无理在某些特定习惯下绽放地很浓烈,有种近乎惨烈的冥顽不化。香水只爱圣莎拉轮回、鸡尾酒只爱亚历山大……至于对于人,他想这一点上他们拥有难得相同的固执己见。

阔别三年,这种横冲直撞的狷丽明秀真是别来无恙地,无声地确许了他对凯莉残留的理解。




"去睡觉。"


"睡不着啊。格瑞,陪我看电影吧。"


那厢沉默了一会儿,末了擦着她额穴发糊的预兆滑过来一声叹。凯莉知道这是同意了,于是清醒以兴奋造型重开安可曲,充盈进身体每梢神经大力撑开疲乏肌肤。她一下子从休憩椅上跳起来,像个很精神的小孩。


"那你想看什么。"


胶质鞋底敲在桐木地板上,无规律鼓点很活泼的,落在他的耳廓边愈来愈近,旋律轻快明俏,最后凝唱成他左手旁一张光盘的名字。


"《银河系漫游指南》。"


拈芬置馥的五指正在塑料壳片间拨选,似挑拣试香签的动作停驻一秒。


"你不是都看过好几遍了吗。"


"我蛮喜欢这个片子的,遍数与喜爱程度理当成正比。你应该知道我的,我一向偏爱科幻喜剧片。"

"再说想看就看,看得响亮嘛。纠结什么呀,快放快放。"


他无奈,只得顺意。奈何撺掇的主谋在选项遂心十五分钟就与周公携手同行。她仰着脸孔,但眼睛是闭上的。科幻荧屏一向尊崇银河宇宙二词,整个影片新银裹覆,色调也非靛即蓝。格瑞将电影声音减至零底,于是只余冷色光抚上她的眉眼,一层漫上一层,淡水薄浪般温和。他沉静地看着,这个熟稔神态也轻柔地濡入脑海,不动声色,钓起历历情景。




A8合幅分裁两页,尤显专重。左方圆体书写的钴蓝丽辞'蓝色水仙'俯首在H家经典logo下,右方偏中是她仰着脸孔,但眼睛是闭上的。

五官与四点半天际相拥吻,只余下巴尖尖到锁骨因动作绷直成一条线,锐利脂光被噪点柔化。她的脚面也是绷紧的,两柱乌漆高跟鞋一抬,足底隐约飞出两角玫红鲤尾,却好似能撼碎柏油鲸骨。土耳其蓝的无袖裙融褪于台北某条滨海公路的无光晨霭中,唯挥舞起的双臂中皙长如两引天鹅颅颈,指尖涂抹了砥粉甲油,是贵禽喙唇,开合着正在高歌。她那时长发仅足过肩,一帘黑墨打湿背胛蝶翅,可姿态是可以征服全世界的。₂

这一瞬间,她是所有见者的费尔明娜、图兰朵、或阿洛伊西娅———天才不爱她都是罪无可赦的。


格瑞想其实并不大合适的,至少这支Narcisse Bleu淡泊明志的基调半分也寻不见,但作为沙龙香的那种轻描淡写却笃定的力度与她的契合性又是那样的好。他的视线点在右下角的模特名字上,狷丽简洁的名讳被微软雅黑复写出禁锢模样,身边的人同一时间替他读出来。


"欸,这不是凯莉嘛!"


后来格瑞认识凯莉后才知道她根本不用蓝色水仙,这人只爱圣莎拉轮回之辈;更不是什么莫扎特初恋的雍雅气质了:连在朋友圈中的诨名,都美名其曰是魔女的。

可现下他尚不知道。只觉得触动,触动,连满张静谧灰蓝下的那两小笔突兀粉红都是必不可缺的存在。微小的诡异浪漫是引线,于是美妙冲击力在薄软纸张间爆炸成凝固菌云,观感是很混合且充沛的。

后来凯莉得知后也笑,薄荷叶在舌根哼唱一般,轻快地说那双红底油黑高跟鞋是她在和摄影导演的衣物色系角力下唯一残存的胜利品,居然效果会好,魔女品味活该饱受嘉奖。


"不如请她来试试看。"


柑橘汽水泡出来的明快声嗓打了岔,疑惑字节滚出舌尖。


"可、可她是平面模特呀?专业不对口能行吗?"


"感觉不行,也是要筛出来的。"

"试试看吧。我觉得她可以。"


金看起来有点懵,但还是旋即就去和紫堂幻交代相关事宜了。只是迅速在震惊中对魔女产生膜拜心理———这个批判观念极强的发小难得对谁下如此武断般肯定的。他一向值得信赖,想来大抵是没错的。




最后当事人活俏俏立在他面前的时候,模样还是很温软的,长发泻至流丽腰线,笑靥极度无公害。


"格瑞先生确定吗?我是个只在街拍和纸媒里苟活腐烂的,十八线平面模特。动态广告,不太适合吧。"


"苟活吗?"格瑞心里觉得有趣,冷淡眉眼溢出些飞扬势头,落在凯莉眼里却和讽意别无二致。"如果在那样寸纸寸金的杂志上横占一张A8也只能算苟活的话。"


她被他激得心湖起火,尖牙利嘴地丢回去几句,良善伪装无声剥落。最后凯莉撸袖子即刻要摔门而去的时候,面前的人向她伸出右手,皙瘦肌理呈邀请姿态,说恭喜你,凯莉小姐。你成功入选了。


说不开心是不可能的。于是花冠女神系列,她成为了压轴的那支'无人入眠'。雍贵光影剖开精致五官,三尾眼睫卷起血珠色泽,是足以让坚冰燃烧出火焰的图兰朵。




是斥巨资的大制作项目,拍摄耗时三个月,至于期间他们是如何走到一起的,竟无人得知。因此一语投入众人平淡如水的想象力,第一主族活泼金属样旋即沸腾。当时格瑞忖度语言好半晌,文学戏库此刻却成了无用樗栎。一道台词都没揣摩出,更别提什么十四行丽辞香句了。


"格瑞,你情话讲的真烂。"

"你不如直接和我说好了?说点喜欢我、钟意我……之类的。再不济给我引点戏剧吧,莎士比亚契诃夫怎样都好,虽然我更爱波德莱尔……但这次我不笑你。"


"……"


凯莉有些惊奇,面前的闷骚居然笑了。虽然看起来眼尾与唇角都依然很安分,但他确确实实是笑了的。


"好。"


"我很爱你。"

"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试试看。"


眉骨上搭的还是拒人千里的弧度,瞳孔里分明是一际雪青宇宙,却被投入寒冷核弹,自此划分冰封纪元。于是春山星球伏在星际寒流下,眼睫在冰面落上两扇恒常尘埃。


可此刻冰封寒流终于消解,阳春骈沓,列星粲然。


这一记直球加笑意真是要命。心底某处顽固都被濡至塌方,她跟着竟然也要笑。


"那恭喜你了,格瑞先生。"

"我也很爱你。"


就是这样了。像是科幻影片里皆大欢喜的和平升华,或是莎翁老师爱情喜剧里的眷属天成。




可都没有那样好。两人都红了起来,名字顺位不是对方爱侣而是新锐之秀。忙碌的时候,猴年马月尚不清晰,见面都是不要能提的。迁延蹉跎来日无多,丽姝也无暇来吻,于是晨昏定省裹挟罗曼蒂克一并买一赠一式消亡。吵架的嘴脸是丑恶且难看的,他们都不愿意那样。

都很累,都知道。于是凯莉借中秋讨来假期,从魁北克连夜飞回上海,指节敲上乳白木纹等待的时刻几乎靠着门板就可睡去。

格瑞看上去很惊讶,应当远在枫叶国的小女友魔法奇缘般说着surprise叩开家门,但他又清楚这不是什么午夜童话。年轻的平面新秀眼周像是两颗小青桔,一眨一眨是肉眼可见的酸涩。

不心疼是不可能的,但是又真的很开心。他不是什么善于表露情绪的人,只是一个温存拥抱,然后就转身进厨房去给她煮汤圆。


热腾白雾奔涌出锅,如一碗汽状牛乳。凯莉说,我们要不要好好谈一下?她是手术主义者,想着只要把问题事情都剖解开,总能找到病症所在。

格瑞眉眼间那点稀薄喜悦一下子淡下去。他没回应这句话,只是说,元宵要凉了快吃吧,吃完好好休息一下。

心火一下子燎起来,电光火石般迅捷。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凯莉狠狠攥了下眉心,烦躁滚至沸点,却一瞬汽化成淡雾。牙根松松地咬着,是很颓然的力度。

沉默横置在两人之间。过了最佳赏味期限,汤汁拽着汤圆往下沉,而后者仍在碗面挣扎,像极了他们如今的胶着状态。凯莉拿起瓷勺囫囵地吞下几个,冷却糯米糅杂着芝麻浆糊沿着食道被驱逐,很艰难地往下坠。其实她也无心尝什么味道,可冰凉糯物触碰胃壁中带来的难受滋味是无法忽略的。


最后一颗汤圆抓不住汤平面,纵身一跳,米白颅骨粉碎出一道裂谷,墨黑血浆极缓漫出。

凯莉拉开椅子,说我先回去休息了,你慢慢吃吧。


回到家时她在对话框中那条十多分钟前的「你明天还过来吗。」下方一个字一个字敲,「我们就这样吧」,末了也学那人又加了一个白胖句号,自觉十分平淡高冷酷哥儿,完全符合人设。

对面好像是在等着她一样,回复一送达旋即转灰,二字昵称立刻嬗变成五字外加三个点。凯莉自以这种错觉产生太多是人怕不就要痴呆的,赶紧逃一般调出删除联系人键。一条新信息踩着一个确认框的影子跳出来,她仅来得及下意识掠一遍就全部都清零了。


「凉糯米吃了要胃疼。电视柜最右下的抽屉里有达喜。新买的,没有过期。记得用温水送。」


魔女天人交战了几秒,最后摒绝自我颜面默默摸到柜子处,掀开时还踌躇不决。开宝箱一般么!她在心里自嘲。药盒整齐如多米诺骨牌,抽出那条达喜,被重物压拽成一小片的小票从两盒包装罅隙中解脱,落到地毯上。展开铺平,一览过去都是常用应急药,购买时间即昨日。

凯莉捏着皱巴巴纸片,倏然福至心灵地去开冰柜。

有机水果、即食便当、哈根达斯和小布丁、还有低脂安佳牛奶。一应俱全,笼在云母白的箱壁内灯中,斑斓多姿地仿佛一个小型百老汇。她看着,看着,竟就要哭不哭要笑不笑的,神态丰盛如多情观众。


最后她没吃胃药,也没去加回格瑞,只是抱着草莓麻糬口味的最大桶哈根达斯,一边看《银河系漫游指南》,一边拿大木勺可劲儿挖。力道凶猛,像是在给谁的陈腐爱情掘出坟墓一样。


【银河系百科全书 第一章 爱】


其实凯莉看到这里的时候,就没有再吃了。错过了消解胃酸的最佳时机,腹腔已经成为糯米与雪糕起舞的殿堂,胃袋被拧拽拉扯,痛得已经不能吃不下任何东西了。于是她只是抱着桶,蜷起腿用膝盖顶着胃腹处,将影片赓续下去得以分缓疼痛与注意力。


【书上说:'爱太复杂,难以定义'


【《银河系漫游指南》上说

【'如果可以,尽量不要去爱'】


凯莉想她其实也没有很难过,只是似乎所谓失恋或病痛都应当掉几粒金豆权作吊唁。这么一想心尖酸胀抚慰多了,泪腺终于得以畅快淋漓地涌。她用力闭了闭眼,鲁伯特水滴般慢慢坠落,尾尖被睫根攥紧就炸裂,碎屑在红丝绒的地毯上刺出樱桃状创口,濡血一般。


再后来也没什么联系。凯莉把冰箱里的东西吃了个七七八八,扑落扑落手给安莉洁打电话,订了张回米兰的机票,外加中介公司几张纸。没做什么伤感姿态,处理诸事雷厉风行如一剪刀将长发腰斩。

房屋交接时她飞回来一趟。凯莉二字签的很龙飞凤舞,是黑蓝墨水拘不住的狷丽明秀。

就是这样了,她想。




奈何山水自是有相逢。




紧急联系人名单唯列一串数字,署名备注信息记录无一存活,大有种将名讳剥去即可挂在悬崖边随时可以补踹一脚的仗势。诚然是她的风格,格瑞想。可小姑娘到底是色厉内荏,狠不下心的。


叫人来接的时候她已经没什么抬起手机的气力了,朋友捏着手机犹豫好半晌,吞吞吐吐地问,是这个电话吗?凯莉顿了顿,说你打吧,别等人家打烊来赶我们。话意俏皮,芝士奶盖般浓厚地铺过去,把那点苦喉的陈茶往事压往杯底。如果他不接呢?其实心里也是没底的。




可他就是回来了。




-Fin.




注释:

1:'猎鹰重型'事件 可以了解一下 是人类近几年做过最浪漫的事了~!

2:创灵自"给我一双高跟鞋,我就能征服全世界!" 台词出自于《恋爱的犀牛》


【Mamihlapinatapai:来自南美的一种叫做Yaghan的语言。它描述了一种状态,当事的双方有了共同的愿望,但是谁都没有开口把窗户纸捅破的那个时间段。比如两个人在打冷战,无数个用来报复的视而不见不理不睬之后,终于二人都想要言和,但一时又都有些羞于主动表示,于是气氛变得微妙而凝固,大家都静静的等待一方先开口,可能下一秒就彼此拥抱了,下一秒就美好了。但在下一秒之前,就是Mamihlapinatapai。】




随缘填补叭...是摸鱼 科幻糅文学的意识流产物 剧情真滴真滴很薄弱了orz想ball评论呜呜呜!

评论(14)
热度(51)
© 蟹黃灌湯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