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大】庸人自扰-2

※民国paro 梨园班主刀马旦x氏族挂名小少爷au

※脑洞速打 同趴背景请戳→前篇1.0 番外1.0

非常难吃 超绝OOC






东方纤云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脸勐的噌一下子爆红,连带着白玉似得耳垂珠都红能滴出血水一般。美人含羞,真是秀色可餐十分可人,连带着风尘仆仆的不妥都可以一并略过。

毕竟当众打大刺刺的直抒风月情怀,还就在当事人的面前,他对自己这老脸皮薄,十分的挂不住一点深以为然。

不过后来认真想想,也当时幸好没灰溜溜的踅身逃走,要不若无其事装不成,反倒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但这都是后话了,可暂且按下不表。


他踟蹰了一会儿,显得有些无措,脑子却又清醒了,像被泼了一碗子凉茶,冷津津的。风一吹,什么都清晰了。

他现在算是知道了,自己被狠狠的套路了一回,连利带本。于他来讲,亏的不只是一条大黄鱼那么简单。到底是个内敛的奸商性子,东方纤云稍微整了下衣襟,拢了拢袖子作了一揖,表情恢复成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从容不迫。


"原来是龚老板光临寒舍,欢迎欢迎,只是委实抱歉方才纤云眼拙,着实有失礼数,让龚老板见笑了。"


可鬼才知道他心里多慌张的哩。

东方纤云面儿上打完这个太极在心里默默的啐了一嘴。

他确实怕极了在那人面前戳破那些晦暗多年的一厢情愿。

东方纤云装怂演奏级二十载,一遇事除了龟缩到壳中就是打哈哈,现在却是头一次如此慌里慌张的,还要做好表面功夫,心里委实如饺子下油锅般煎熬难耐。


易相逢一心吃饼,对他这句公关商话恍若未闻,倒是她旁边的逍遥星河蹙了蹙眉,嗟叹自家大师兄真是气人的,往日里分明伶俐的很,现在却又迟钝不到正地方。算是急死她了,可是这种事儿,旁人却又不得掺和。




而这厢的龚老板兼蜀三路,却是很心痛的了。

龚常胜没接这个东方纤云打的颇避重就轻的太极,难得的没了风度。

他怅怅然的想,小云哥哥方才那么心急于我,只是有失礼数吗?真是让人难过啊,心头至舌尖都有些微苦。

他开始默默怀念刚刚东方纤云破门而入大喊的那几声蜀三路,当时他已经极开心了,尔后那声惊天劈地的欢喜,却是由不得他惶然。就算后来东方纤云又大刺刺的允了一笔明晃晃的真心切意,可他还是觉得如至云梦,跟戏本里的一样,有些当不得真的抱憾。


可是如今又是个什么事态呢?


龚常胜直挺挺的伫在那里,有点生气。

那人总是这样,在这种世道,还那么轻易挥霍施舍自己的良善,又模模糊糊界限不明,却总是能轻易的从中脱身。但一旦有人初初表了想要同他一起的念头,他就打着哈哈立刻急退,即使是好不容易与他近了,却也是连一个打心眼儿真心实意的笑容都吝啬了。




这一会儿天色是真的晚了,东方纤云见龚常胜楞在原地不吱声,也有点心虚,就再次开口。


"这会儿子天瞧着快入黑了,龚老板不如在这儿歇了吧,纤云也能尽…"


"不必麻烦东方少爷,龚某这就不叨扰了。告辞。"


约摸是因为这是龚常胜头一次打断他说话吧,东方纤云倒是楞了楞,接着就是心底隐约漫上如坠寒窟的确信。他傀偶般的点点头,听到自己用完好无缺的声音说。


"那就可惜了…星河,去送送龚老板。"


"这也不必了。"


"那就让纤云送送龚老板吧,毕竟…有失远迎。"


东方纤云像是笃定了龚常胜不会拒绝他,几乎是立马改口。他是实心的想要送送他,语气却还是假的不能再假。

逍遥星河和易相逢都是沉默着,气氛像是滞住了。稠郁的,让他好像觉得他的步子都变得难以提开。


"…小云哥哥。"


"啊,嗯?"


"送客到此为止就好了罢。"


东方纤云张了张嘴,一直像坏掉的留声机嗡嗡不停的,都终于被啪的一声,厌不胜烦的摔开,归于平静。他也仿佛一瞬回了魂儿,眼前是心上人一脸冷静自持又不失礼数的看着他,海色郁郁的眸子古井无波,一如还曾双目失明的那时候,无悲无喜。


…是了,送客到此为止了。他还想陪龚常胜走多久?是他太贪心了。


"那,纤云恭送龚老板。"


那人从容的转身跨过他之前不小心慌张踢到的门槛,连背影都是如此,风采殊绝。


…是了,是他难以自持,有失礼数。


分明有更好的人与那人一路,是他明知配不上,却还笑嘻嘻的捏着做着“救命恩人”的七寸,强得几分自以为是的欢喜和愈加肆无忌惮的亲近。

这本就是他抢来的,连初衷的关联都非他本人所系。如今也终究被晓得了那些他自己都觉难以启口的,暗臜多年的窥望。是该收敛了。

再不自行逃走,终会消磨尽那人对他最后一点心软,终会被憎恶,尔后离去。
他已经不是少年了,分明最懂得瞻前顾后,可他多不负责任的希望还能这般假惺惺的执拗下去。




东方纤云像是倏然被抽走了周身所有力气,再也不顾什么劳什子气度从容假惺惺,一下子砰的跌在门上。

他也想不通自己方才为什么要那样说话,大抵是觉得,宁愿这样也算的是个无谓洒脱,也不要掉到落荒而逃那个凄惨惨的境地才好。

明明恰值三四月的孟春料峭还暖,春衫褂子也不曾单薄,可他仍是觉得冷,冷的他唇齿间战战瑟瑟的,再也说不出那样漂亮的官商话。




东方纤云发觉了,却又长长地吁叹了一口气。

唉。

真的是,到此为止啦。




-Tbc.




是刀片苦手 悄咪咪的想微微虐一下真的可以说是非常且十分的ooc了

其实我本人对于纤云的认知一直都是安全感不足所以怂的厉害 对自身定位也向来都是炮灰 总是下意识回避别人对他的好意 总是觉得他不够好不值得所有好意 也本能的曲解淡化它们 我把这些在胜儿这方面也努力夸张化了 因为我有去想象这样一个自卑如此的人面对胜儿那种纯粹的感情中是个什么样是态度

他对谁都有歉疚 这点原作也很清晰 是'良善温软的小动物'【来自某位老师】所以小动物害羞的时候总会缩回壳里的呀

评论(2)
热度(36)
© 蟹黃灌湯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