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大】鲜芋烧仙草

标题:鲜芋烧仙草

配对:龚常胜/东方纤云

出处: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分级:NC-13

备注:

※现代paro

※字数超少的小甜饼

非常难吃 超绝OOC






东方纤云醒来的时候还有点难受。




现下的这种除了多肉植物之外无人喜爱的昼夜温差十分使人头疼,再加上这个病毒性感冒横行天下的时期,他也极其不幸中了招。


他躺在不属于自己的床上,额头上还有一条降温的毛巾。对于自己失去意识前最后的记忆,就是在自己蜀三路家门口试图拒绝他要送自己回家的八点档剧情,心里正想着好像不太舒服赶紧回去测一下体温,那人忽然用温凉的手背轻轻试了试他相比之下滚烫的额头,说他好像在发高烧。分明是很恪守礼节的触碰和话语,他却一瞬间放松下来,疲软和消惫欢快的奔涌到膝盖骨缝,温度悄无声息而迅速的漫爬上身体各处关节。龚常胜一把扶住昏昏欲坠的东方纤云,再然后发生什么…他就不清楚了。


他一面快速回忆着,一面使劲支起身子。酸热的白皙手掌无力的撑掣在床沿上,灰色条纹的被单被打入一圈褶皱。好像是照料的人预见到高烧过后的病人醒来会口干舌燥,矮身的床头柜上放着很大一只搪瓷的马克杯。东方纤云捧起杯子,一面慢慢的润着喉嗓和嘴唇,一面意外于水温的恰到好处。


就算再烧的厉害,他东方纤云用头发丝都能想出来是这是谁准备的。


那人真是…贴心到不可思议。


他还是有些心虚,在没想好该如何面对蜀三路之前,继续睡觉方为上策。或许是因为休息的太足了,一下子把这段时间欠缺的睡眠都弥补回来,却还有些剩裕,他在龚常胜的床上翻来覆去,把被窝搅的乱糟糟的。东方纤云在第三次尝试再次入睡失败后,勐的坐起来,把脸捂在被枕里,深吸一口气。


…蜀三路的味道,他每次靠近他,或者被他拥抱的时候,都闻得到。


思及至此,东方纤云老脸又是一红。


他默默深沉的赧了一会儿脸,觉得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




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龚常胜正在认真研究那本《养生食谱》。楼下小书店,二十五块八,是旁边领着小孩号称阅览群谱的大妈的推荐之作。而在知道缘由后热心大妈瞬间放养了自家的小孙子,扬声长篇大论要大力为这个又高又好看的小伙子点赞,如此关心对象,还肯为其下厨,真真是二十一世纪难得一见的好男友。


龚常胜倒是没怎么在意她说了什么,只是礼貌性的点点头,付完款拿着书就走了。他想,小云哥哥对吃如此感兴趣,他怎能不投其所好。




叩门的声音依旧不断传入耳膜,他问声抬头,却只见一个清瘦的身影从他的卧室门缝中溜出来,飞快的一下跑到门口。那人被枕头压的乱糟的柔顺黑发翘在耳后,病态的无力使那双缃金眼睛迷软的像汩汩缠动的枫糖。龚常胜忽然有些心浮气躁,那些细微末节所带来的欲望像是一只玫瑰上的瓢虫在他心里轻轻搔抓,无法刻意忽视也无法将它扼杀。


东方纤云却已经从门口回身。他细白的手指没什么力气的拎着两个塑料袋子,示意一般冲龚常胜轻轻的晃了晃。


龚常胜放下书走过去,东方纤云将两个袋子里的甜品拿出来。


“我…想喝烧仙草了,就叫了外送。仙草冻是可以清热解毒的,不是什么乱吃的东西。只是这个味道有些怪,我怕你会不习惯,给你点了冬瓜茶。也是清心下火的,这个季节喝很好。”


……嗯,下火。


龚常胜点点头,有些好笑的胡思乱想。他现在大概是要下下火了。




发完烧的东方纤云四肢关节还是酸热,声音也是糯糯的,刚刚一口气说了太多话,再加上那没由来却有若似无的心虚,现下脑袋就有点轻微的晕疼。他拆开勺子,开始慢慢的喝。


啖凉的棕透冻膏滑嫩可口,藕荷芋圆软糯劲道,在这种不冷不热的天气尚还温冷。东方纤云轻轻咬开一块仙草,浓郁的药草香糅杂了微苦清蜜,还有鲜芋的甜馥一瞬间纷涌入胃,那种安抚心火一般的从舌齿快慰到额头,奇异的,好像都不那么烫了。


龚常胜咬着吸管,看着面前的大病未愈的人眯起蜂蜜一样的温软善睐的眼睛一副极其享用的样子,他唇边也漫上细碎而柔脉的笑意。


“小云哥哥好像很喜欢吃。”


“是啊。”


他开始认真却滔滔不绝的解读,


“食物是人类最忠诚柔软的伴侣,它们是最善良的,从不抛弃每一个孤独的人,也从不拒绝每一个…”₁


话未讲完,龚常胜便吻住了他。


并非浅尝辄止,但又无关情欲。




东方纤云尚在滔滔不绝的谈着吃,却忽然察觉眼前一暗,面前金发蓝眸的人微凉的唇吻上自己的,舌尖绕着冬瓜的冷津。他细致缓缓的吻着自己,温柔而用力。东方纤云有些动情,也开始真切慢慢的回应,唇齿间含了仙草的甜苦细腻和芋头的糯香,温柔而用力。


食物从不拒绝每一个孤独的人,就像你从不拒绝每一个我的要求。


东方纤云想。


现在他也有了那种不想拒绝他的柔软念头,心间渐生出欢喜滋味,却犹如鸠毒,一旦沾染就再难褪却。




东方纤云是很温软良善的人,他对谁都非常有耐心。


但最让他心甘情愿揣摩一辈子的,


第二是食物,第一是蜀三路。




良久,那人放开他,若无其事的喝了口冬瓜茶,微笑着说:


“从今往后,我会是小云哥哥最忠诚温柔的伴侣。”


永不抛弃,永不拒绝。


东方纤云因为发烧而有些苍白的脸上此刻漫着好看的绯红,一直延伸到了耳垂。他忽然伸手,隔着龚常胜的手掌将那杯冬瓜茶贴着桌面拉过来,也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


然后,他半握着面前那人温凉的手指,叼着吸管,同样微笑着,却含糊不清的应答:


“我也是同样。”


同样爱你。




-Fin.




注释:

1.改编于《吃饱了才有力气谈恋爱》






然后第二天胜儿也发烧了哈哈哈(x

下次想看什么好吃的!要跟我讲噢!我这个人除了饿完全不擅长吃啦!

评论(15)
热度(63)
© 蟹黃灌湯包 | Powered by LOFTER